当前位置:主页 >> 绿色生活

神武图第三章雕刻大师搭配

2020-06-02 12:11:42|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神武图 第三章 雕刻大师

艳阳高照,空中飞舞的鸟兽和官道旁的杨槐绿柳,勾画出一个美好的夏日。

洛赢的脸上满是兴奋,他再次拿出怀中的书信,还有些小激动道:“铁牛,以后咱们混出大名堂,可千万不能忘了许大叔啊!”

这些年来,“混出大名堂”已经成了洛赢的口头禅,洛通则有些不满的道:“说好了叫名字的,怎么还叫铁牛,太土气了!”

“洛通就不土了?”洛赢损了一句,接着道:“据说没有担保就不能入学籍,好在有许大叔的信笺。”

洛通嘴一撇道:“什么狗屁学籍,要按我说,直接跟着许大叔从军,上战场杀骡国鬼子,那才叫威风呢!”

“你懂个屁!真罗国有多强你知道嘛?一队兵马都敢拼我们一旗的人。再说了,不入学堂你也只能当大头兵,若是在学堂里学到大本事,日后可就能当上小旗,甚至像许大叔一样的总旗,下面上百号人,那才叫威风呢!”洛赢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训斥着。

虽然洛通比他年长一岁,但两人从不哥弟相称,连对洛老头都直呼其名呢,就可见一斑。

洛赢打小脑袋灵光,两人有不同意见的时候,都是以洛赢为主导。

洛通也没纠结学堂的事,点头道:“像许大叔那样自然是威风。”

……

赶了几日的路,终于来到许家村,两人一副十足的乞丐模样,站在了村口处,洛赢对一位妇人道:“请问,许钧的家在哪里?”

尽管他已经很努力让自己的笑容灿烂一些,但那村妇还是吓了一跳,逃也似的跑开了。

噗嗤!一声轻笑引得洛赢郁闷地回过头来,只见一名豆蔻少女出现在不远处,正看着他们掩嘴偷笑。

只见那少女一身粗布浆洗的干净得体,乌黑的长发扎在身后,没有任何发饰,给人一种清新的美露出一段儿白嫩的小腿。年纪略大的女人往往如此。。

少女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可爱的弧线,长长的睫毛,温婉的脸庞,虽显青涩,但也不难看出是个美人坯子。

可眼前这两个乞丐却是愣头青,哪懂得欣赏这种含苞待放的青涩之美,被一个小丫激励学生对设计规律的探究、有更多的创新思考和热爱设计。设计比赛丰富了大学校园生活头嘲笑,那还了得?

洛赢怒目道:“笑什么笑?小心把你卖到窑子里!”

可少女却一点都不怕,只是好奇问道:“窑子是什么?”

这下洛赢语塞了,他也是听那些士兵说过,窑子是男人向往的圣地,后安镇可没这么高级的地方,只有县城才有。

他也懒得和一个黄毛丫头废话,便随意说道:“反正就是能把你吓尿的地方,对了,你要是告诉我许钧家住哪,我就饶了你!”说完又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不过这里并不是后安镇,显然“痞子哥”的凶相没有什么威慑力,小女孩奇怪地看着他,脆声道:“你们来找我爹帮忙集“休闲”、“娱乐”、“趣味”、“益智”、“交友”为一体,还敢对我这么凶?难道不想进学堂了吗?”

“……”

洛赢嘴吧张得老大,你爹?许钧?

“咳咳!敢问姑娘尊姓大名?许震许大叔和我可是过命的交情。”这话倒没错,许震当年可是救过他的命。

“那你告诉我窑子是什么,我便告诉你我是谁!”少女的求知欲还挺强。

洛赢满头黑线,这还用猜吗?许大叔让自己来找他的弟弟许钧,你自然是许大叔的侄女……许柔!

许震是边军的一名总旗,经常出入后安镇,平时没少照顾洛赢他们,也经常教他们一些士兵刀法。

兄弟俩不仅偷鸡摸狗自成流派,习武的悟性也是极佳,许震这一旗的人马都很喜爱他们。

许震倒是想把两兄弟收入靡下,但正因为喜欢,才写了一封担保信笺,让他们能够进入学堂学习。

只有基础牢固,修为上来了,才有希望闯出一番前程,否则直接扔到兵营里,就算运气好没有战死沙场,未来成就也是有限。

想出人头地,成为人上人,那只有修武一途,而许震的担保信笺,也彻底改变了兄弟俩的命运。

……

有求于人,自然要放低姿态,洛赢又露出一脸的真诚,微笑道:“原来是许柔妹子,真是巧啊,我叫洛赢,他叫铁牛,看来许大叔已经告诉你们了。对了,我还给你带了礼物!不过还是先带我们拜见许二叔吧,请带路。”

少女好奇道:“礼物?给我的?”

成功转移话题,洛赢点头神秘一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少女看了看这两个乞丐,浑身上下也就铁牛背个包袱,还脏的很,真的会有礼物?见对方不说,她也只好前面带路。

小村庄不大,却比后安镇祥和许多,起码还看不到战火毁坏的痕迹,村民的生活也显得平静安宁,至少每家院子里的鸡鸭,在后安镇就轻易见不到,因为早被兵、匪、痞子哥这类人给吃光了。

来到一户普通的民宅,半人高的栅栏,只见一名男子正在院中劈柴,少女推开虚掩的院门,脆生生的喊了声“爹!”

许钧的相貌和许震有几分相像,眉宇间都透着朴实,不同之处,是少了许震那股凌厉的气质。

许钧打量着二人,随后问道:“想必你们是洛赢和洛通吧,大哥在信中已经和我说了,一路可还顺利?”

“见过许二叔。”

二人拱手施礼,洛赢又道:“在后安镇许大叔对我们颇为照顾,这次更是举荐我们进入学堂,倒是给二叔添麻烦了。”

许柔睁大眼睛,这小乞丐怎么突然变得彬彬有礼,和刚才凶巴巴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许钧笑道:“这有什么麻烦的,举手之劳,三天后便是名武学堂招生,到时我带你们过去,大哥给你们的担保信笺一定要收好,没了这东西,可是入不了学堂的!”

将洛赢兄弟二人安顿下来,许钧便去准备晚饭。许柔却没有跟着父亲离开,而是满脸期待地看着洛赢。

洛赢赶紧从脏衣服里掏出一个东西:“许柔妹妹,这是给你的见面礼,希望你喜欢。”

面前伸过来的手很脏,不过许柔立刻被手上的东西所吸引,这是一块非常圆、非常扁的灰白色石头,石头形状很好看。

但最吸引人的却是上面画的图案,有点像鬼画符,是用刀刻出来的,一道道刻痕如行云流水,还是一笔落成,实在看不懂这图案是什么意思,却给人一种很奇特的感觉。

洛赢得意的解释道:“这是路上重金买到的一块奇石,说来惭愧,在下是一名雕刻大师,石上之作,便是出自本人的手笔,让姑娘见笑了。”

“这石头不是抓野兔的时候,在乱石堆里捡的吗?”洛通疑道。

洛赢尴尬地咳了咳,这铁牛真的比牛还笨,这样说不是显得礼物贵重吗!

要说笨牛有时候也不笨,和他一起在边镇坑蒙拐骗,可是从未失手,就是总拆他的台,还一脸认真的样子。

不过洛赢喜欢雕刻,倒是不假,那次意外被妖兽追杀,待到脱险之后,洛赢的胸前莫名多了一个纹身,正是在山洞中见到的图案,不如为何跑到他身上。

从那之后,洛赢的意识里,便时常出现各种各样的图案,像一条条灵蛇在舞动,每一个图案都有独特的运行轨迹,他尝试将这些图案画下来,可怎么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些年洛赢经常随手画出这些鬼画符似的图案,日复一日,越来越熟练,无论用笔还是用刀都十分流畅,慢慢的,这厮便自封为雕刻大师。

不过送给许柔的石头确实挺稀奇,不知道的还真能被他唬住,至少这小丫头就已经爱不释手了。

傍晚的许家村,是一个没有战火的小村,白日里炊烟袅袅,鸡犬相闻。到了夜里,便只剩下夜空中的繁星点点,还有那知了声在不知疲倦地响着。

“赢哥哥,你进学堂最想做的是什么?”

“当然是变强,强到没人敢欺负我!你呢丫头?”

“嗯……我最想找到我娘,所以我也要变强。”

“你娘怎么了?”

“爹爹说在我很小的时候,娘就她被人带走了,只有我变强了才能找到她。”

“你还有个爹,鬼才知道我爹娘长什么样!”

“那你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

“……!回去睡吧,明天还要赶路去学堂呢。”

上海远大医院张淑华
赤峰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莱芜十佳男科医院
产后感染原因有
肝郁型月经不调好治吗
老年膝关节酸痛受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