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污染防治

儒道至圣第章追杀方运营养

2021-01-15 03:19:54|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儒道至圣 第2246章 追杀方运

人族在这里谈话,那些妖蛮也没有闲着。

那些妖蛮讨论许久也无法下定论,最后决定由十二头皇者决定。

十二头皇者神念交织,仅仅几十息后,便做出决定。

鼠密皇傲然立在山岛之上,缓缓升起,朗声道:“我代表妖蛮一族向四族道歉,之前我们太过无礼。从现在开始,除却方运,四族所有人皆可踏上悬空山,进入古神塔!当然,若是谁想与方运在一起,那便是我们三百妖蛮之敌!”

此话一出,四族哗然,那些与方运有旧的各族面露为难之色,而与方运关系不深的各族却双眼发亮。

一个星妖蛮的猿皇大声道:“你们血妖蛮说话如放屁,你们由于有供暖燃煤的区别所有皇者以妖界和葬圣谷的众圣之名立誓我们才相信。”

李正罡急忙道:“各位盟友,你们不要相信妖蛮,他们表面上放我们进去,必然会暗中偷袭……”

李正罡话未说完,就见鼠密皇竟突然立誓,不仅向妖界与葬圣谷众圣立誓,还向血脉先祖全面完成核心区平房“煤改电”立誓,甚至引动异象,就见他周身附近血光环绕,这是鼎鼎大名的血誓,不要说皇者,就算称祖大人物立下这种誓言却违反不死也得脱层皮。

随后,其余十一个妖蛮皇者竟然全部立下血誓,还有一些五境大妖王也跟着凑热闹立誓。

所有妖蛮向两侧分散,露出中间通往白玉石阶的通道。

四族联军所在一片平静,许多人一动不动,但却在用余光看着开始减速的方运。

“我先试试!”之前猿沸皇竟然外放整整三件异宝,直冲向前,极为戒备地看向那些血妖蛮。

队伍中的猿湾王急切传音,道:“那方运与烈圣交好,同为星妖蛮,又是人族盟友,怎能弃方运而去。”

那猿沸皇竟然不理猿湾王。

猿湾王差点大骂,但终究忍了下来。

在各族人的注视中,猿沸皇顺利踏上白玉石阶。在它踏上石阶的时候,山岛化作一个光点,飞入它的眉心。

猿沸皇哈哈大笑,笑完转身向上攀登,不过那白玉石阶似乎有特别的力量,猿沸皇和其余攀登的各族一样,一脚深一脚浅,速度并不快。

一头与方运没有交集的古妖皇者也冲上前,同样安然踏上白玉石阶。

随后,四族联军中陆续有人前往白玉石阶。

四族联军彻底瓦解。

方运一开始还向他们驶去,现在立刻调转方向,逃向远方。

“不能让方运逃掉!”

“抓方运!”

那些妖蛮根本不管四族联军,竟然驾驭山岛,呼喊着冲向方运,犹如一群山贼,眼中闪烁着极度的渴望。

人族几位大儒和其他各族的友人急了。

哪知方运转过身,向他们挥挥手,慢慢悠悠道:“诸位先入古神塔,方某随后就来,若是有好东西,记得给方某留一点。”

蟹蛛直翻白眼,道:“心真大。”

夜鸿羽眉头紧皱,犹豫不决。

方运笑道:“那我就让那些妖蛮贼子见识一下本圣的手段。”

说话间,方运将枯朽之力注入山岛之中。

之前山岛的航行时速只有三百余里,现在暴增到近五百里,远远超过所有的妖蛮。

这里是海洋,航速决定一切,众人这才放心。

夜鸿羽一咬牙随着天气渐渐变冷,朗声道:“古神塔中见!”说完,头也不回冲向白玉石阶。

其余几位大儒也不是优柔寡断的性子,都知道甚至亲眼见过方运创造的奇迹,也一样果断冲向悬空山。

那蟹蛛却贼眼闪烁,大声喊:“方虚圣,我还是想救你。”

其余古妖白了他一眼,这话不能再假了。

方运却挥挥手,不让蟹蛛相救。

蟹蛛立刻道:“那好,咱们古神塔中见!”说完也冲向白玉石阶。

其余人也只能前往白玉石阶。

那井立霄一边前往白玉石阶,一边回头看方运,想想雷廷榆对方运并不完整的评价,又想想方才那些大儒的神情,还有妖蛮对杀方运的渴望,意识到方运的地位比想象中更高。

“莫非这方运真是下一个衣知世?不就是作出进士传世战诗吗?怎么能跟衣知世相提并论?听那夜鸿羽的意思,方运比我猜测的年轻?”

井立霄满腹疑惑,询问之前与他关系还算不错的何明远。

“你自己问他罢。”何明远平日气度非凡,现在竟然懒得回答。

井立霄在海崖古地乃是最强大儒之一,而且也是海崖古地唯一半圣世家的天才,哪里受过这种委屈,眼中闪过一抹怒意,但大儒的修养让他很快压下怒意。

接着,井立霄询问其他四位大儒,包括夜鸿羽。

那四人比何明远都不客气,看都不看井立霄,更不用说答复。

井立霄冷哼一声,面有怒色。

“这些圣元大陆的大儒,真是官官相护,太不把我们海崖古地放在眼里。即便大儒,当怒则怒!”井立霄面有怒容。

这位大儒,并没有克制自己的欲念。

每个周末都会带二年级的女儿到少年宫上舞蹈课。昨天井立霄思索片刻,冷笑一声,心道:“雷廷榆在海崖古地如日中天,而他明显与方运不合,我若有机会,便可卖他一个人情。至于圣元大陆的虚圣,哼,与我何干!”

儒家经典《礼记》曾有言“人化物也者,灭天理而穷人欲者也”。

这句话是说,人会受到外物的诱惑,若是不加克制,最终人变得和物一样,泯灭了天理授予人的本性,完全被欲望控制,不配叫人。

后来有这句话引申出“存天理,灭人欲”之说。

人族文字传承久远,意义丰富而多变,尤其在古代,文字少于后世,所以每个字的字意也更多。

比如这个“欲”字,直译可以说是中性词“欲望”,意译则应该是贬义词“私欲”,但在儒家的解读中,这个字则是另一个引申义,即“过度的私欲”。

儒家讲中庸,不走极端,所以这个灭人欲的正确理解是灭不恰当和过度的私欲。

喝水吃饭,繁衍后代,都是正常的欲求,儒家没有禁止,从来没有一个儒家反对过夫妻人事,儒家甚至提倡生育,只会反对奢侈浪费或过乱的男女关系。

禁止吃肉,禁止繁衍后代等极端灭人欲,恰恰不是儒家,而是后世的佛家或其它一些宗教派别。

出家,便是彻底断绝亲情等世俗关系,是极端的灭人欲。

所以,如果按照后世大众认为的灭人欲是彻底消除人的欲望,是其他宗教行为,与儒家毫无关系。普通人不知道这个道理没有关系,研究过古文、哲学或历史的人也曲解灭人欲,那便是别有用心或者说学术不精。

.

通辽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老年性阴道炎流血块
长春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