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新闻

修成佛第二十五章猫妖报恩营养

2021-01-15 03:19:16|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修成佛 第二十五章 猫妖报恩

“这十年来,机缘巧合,我也有了一些道行,也知道修行的艰难,以及孽障缠身,凶恶混沌的痛苦。”

“但不管这些,恩公当日的救命之恩,教诲之情,我一直都记着,希望将来有机会可以报答恩公。”

少女看着慧觉说道。

“原来如此。”

听到少女的话语,十年前的记忆缓缓从脑海之中升起,慧觉总算是回忆了起来正是三星的代言人。。

他十年前,和师傅广法和尚在西樵镇化缘的时候,确实救下了一只刚刚通了灵智的老鼠。

一念及此,他却是忍不住的感慨了一句,露出一个由衷的笑容,

“昔年一念所为,没有想到竟然真的可以种下善因,结出善果,真是善哉!善哉!”

说罢,慧觉看着少女,他又说道,

“这一次,谢谢你救我。”

看着慧觉这么说,少女慌忙摇了摇头,继而她又是有些难过和自责,

“恩公,别这样说了,绿漪所做的,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而且恩公体内的伤势,以绿漪的道行修为,实在是无可奈何,只怕这样下去,恩公你只剩下三个月的寿命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少女绿漪的神情之中,充满了担忧,

“恩公,你修为深厚,可有办法自救吗?!”

然而慧觉电视就是用来看电视的只是摇了摇头,露出苦涩的神情。

事实上,这一次竟然还能够活下来,慧觉就已经觉得够不可思议的了。

至于说什么自救的办法。

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一身修为基本上尽数散去,他哪里还有什么自救的手段。

便是修为尚在的时候,现在这般油尽灯枯的状况,也根本救不回来啊!

“恩公……!”

看着慧觉的样子,少女绿漪竟然是神情之中流露出来悲怆之意,似乎为慧觉和尚感到悲伤。

“痴儿,痴儿,何须伤心?”

慧觉感慨了一声,

“生亦何欢,死有何惧?!”

“能够剩下三个月的寿命,对于和尚而言,已经绰绰有余了。”

“再说了,和尚便是死了,也是去西方极乐世界见佛祖,这有什么不好?!”

说罢,慧觉挣扎了一下,努力着从石床上坐了起来。

只是修为道行散尽,这一具肉身又濒临油尽灯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竟然也让慧觉累得喘息不已。

感受着身体之中传来的虚弱敢,慧觉苦笑了一下,

“绿漪姑娘,可否送小僧回去?”

“回去?!万万不可!”

绿漪慌忙说道。

“恩公,你可不知晓,你和雪月仙那老鬼婆斗法的时候,邙山附近,多半的山野精怪,魑魅魍魉都已经被惊动了。”

“只是你们两个斗法结束,他们既忌惮雪月仙那老鬼婆的淫威,又害怕恩公你的佛法高深,故而一时间没有敢靠近。”

“只有我在最先进了雪月仙那老鬼婆的老巢,我看见恩公你身受重伤,便赶紧带着你离开了,若是晚了片刻,让那些妖孽见着你身受重伤,只怕立时便要动了歪脑筋。”

<不少油厂仍处于停收之中。浓郁的利空气氛给主产区大豆市场带来较大的压力p> 说到这儿,绿漪又解释道,

“便是我带你来这儿的时候,一路上,我也故意布了疑阵,施了法术,将自己的气息四处传开,以免被有心人循着气息追踪过来。”

“所以说恩公,你最好还是在这儿休息,或者离开邙山避难为好。”

绿漪的话语落下,慧觉和尚顿时也苦笑了一下。

他差点忘了这一茬了。

他犹豫了一下,随即准备再说些什么。

然而慧觉刚刚开口,尚且没有说出来,就在此时,一个青雉阴寒的声音响起,<只能是将产品通过朋友圈/p>

“十九妹,你真的以为其他人找不到你?!”

“什么人?!”

听到这个声音,绿漪神情一变。

她的声音落下,却是一个神情阴冷,身上穿着干净布衣,脚上踩着布鞋的小男孩。

“是你?!”

看到小男孩的瞬间,绿漪神情有些凝重。

甚至可以说,她看着小男孩的目光之中有些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这是天性带来的害怕。

绿漪是老鼠精,而她面前这个小男孩则是猫妖!

猫是老鼠的天敌。

即便修炼成精之后,原本的生物链排序已经作不得数,但是这种来源于天性,发自于灵魂之中的恐惧,依旧是无法消除的。

说话之际,小男孩却是看向石床上的慧觉和尚。

留意到小男孩的目光,绿漪心头一惊,她下意识的挡在小男孩的面前,继而冷声说道,

“你想做什么?!”

看着绿漪的动作,小男孩冷笑了一声,然而出人意料的,他随后却是说道,

“你放心,其他人对和尚有想法,但我没有。”

这一句话落下,似乎担心绿漪和慧觉不相信,他稍稍一顿,又继续说道,

“以前王家村村南口的阿婆对我而言,就像是亲人一样,和尚你有恩于王家村,那就是对我有恩。”

小男孩的话语之中,非常的认真。

他是荒野山林之中野猫成精多年的猫妖。

只是在他这一生漫长的岁月之中,他尚且没有成精之时,经常溜进王家村乞食。

王家村有个小姑娘对他很好,总是愿意施舍给他饭吃,即便她们家自己也很穷。

这样一来二去,就是很多年。

他总是去她们家乞食,即便他后来已经通了灵智,修行出来道行。

而小姑娘,也总是愿意施舍给他食物。

即便可能在她看来,那一只经常来她们家的猫咪,很有可能早就不是同一只了。

渐渐的,岁月迁变。

原本的小姑娘长大成了大姑娘,然后嫁给了同村的青梅竹马,又渐渐变成了王阿婆。

后来阿婆老了,糊涂了,经常忘记事情。

但是唯一不忘记的,就是每天都会在家门口放一个食盆。

期待着那一只猫咪再来光临。

当她看到猫咪到来的时候,她坐在门口,总会露出非常开心的笑容,就像她小时候一样。

如今阿婆已经过时很多年了。

但阿婆的恩情,他却一直记着。

不曾忘记。

如今慧觉和尚有难,他想到的,却不是乘人之危,抓了慧觉,补益道行,反而是想要助他一臂之力。

这或许便是他对阿婆恩情的另外一种偿还的方式。

成都哪医院白癜风好
长沙卵巢炎治疗费用
拉萨哪医院男科好
友情链接: